Banner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内容
舍不得丢弃的缝纫机
- 2019-08-29 -

光阴飞逝,以前很多家中常用的老物件,随着科技的发展和新产品的出现,被逐渐取代。历史的年轮一轮又一轮走过,这些物件虽然再用不上了,但老一辈人,却保存着这些老物件,让老物件情缘,牵着一代一代人走过了一年又一年,见证我们益阳发展的沧桑巨变和市民生活的变化,也记录着一代代人的奋斗历程。益阳日报自本期起,将陆续推出《晒晒家中的老物件》专题故事,记录历史变迁,讲述生活变化。

记忆中,先后搬了3次家,奶奶也没舍得丢弃或卖掉她的缝纫机

上个世纪60年代,在老家农村,很多年轻人会选择学一门手艺,赚钱养家。男性一般选择做木匠、泥工(建房工匠)等,女性则多选择学缝纫当裁缝。1967年,刚结婚的奶奶也想学缝纫手艺贴补家用,于是,花了150元,通过村上熟人找到合作社,从联合社买了一台缝纫机。“这在当时是缝纫机品牌了,还是上海货。”说起当年买缝纫机的场景,奶奶还是按捺不住的激动。

一台缝纫机150元,去裁缝师傅家当学徒,还需交200元的学徒费。上世纪60年代的农村,一般裁缝做上门工(到用工家里做事)收入1.2元。奶奶为了买一台缝纫机,花费了她一年的收入,可谓是“下了血本”。

历经几个月的学徒生涯,出师后,奶奶开启了做裁缝的生涯。那时候,来料加工一件衣服的手工费是5角。如果是做上门工,则需早晨出门,天黑归家,用工家庭包一日三餐,奶奶至少需要缝制五六件衣服,喝茶的功夫几乎没有。

“当时家里没有自行车,就用扁担、箩筐挑着拆装的缝纫机,早出晚归。”奶奶回忆起那时候的农家裁缝生涯,天刚见亮,就挑着70来斤重的缝纫机从家里出发,即便是附近村庄,也需要至少走两三公里田间路,才能到达用工家里,开始的忙碌。尤其是在过节、过年前,很多生活条件较好的家庭,会请裁缝上门做几天衣服。在那段时间里,奶奶更加辛苦,几乎没有歇息。奶奶说起这事儿时,她虽然很辛苦,但很满足,因为每天都有收入,家里的日子过得红火也很满足。

后来,生活条件逐渐改善,用工方式也发生了变化,奶奶就不再做上门工。有需要缝制衣服的人,会拿布料上门,奶奶就在家里制作衣服,并与人约定好过多久再上门来取。

记忆中,上世纪90年代,奶奶还依然用缝纫机缝制枕头套、被套、衣服等。步入21世纪后,就鲜有看到奶奶用缝纫机缝衣服。“做一件衣服的工钱,跟买一件衣服的钱差不多,而且买的衣服样式新颖,大家也就习惯了直接在衣服店里买衣服。”奶奶显然觉自己做衣服无论是工费还是式样都不如街头店里的了。不过,奶奶对这台陪伴了几十年的缝纫机放着不用,真的有点可惜了。

现如今,缝纫机的台面,早已呈现岁月斑驳之迹,奶奶却依然舍不得丢弃这台缝纫机,隔段时间就会去踩一踩踏板,为机器上一点油。那些缝纫机见证过的历史,终将远去,可那些记忆、那些寄托在这台老机器上的情感却难以忘怀。